如何评价动画《小魔女学园》?

岛田满老师自幼爱好迪斯尼动画作品,大学时参加东映动画公司,可是当时社会观念重男轻女,岛田转至编剧班。从业38年以来,她创作了《IQ博士》、《龙珠》等不少广为人知的动画作品。

岛田满代表作《罗密欧的天空》

1995年为全33集的《罗密欧的天空》撰写剧本成了其代表作,之后岛田满还参与《名侦察柯南》、《金田一少年纪件簿》、《海贼王》等作品。而在今年播出的动画《小魔女学园》则成为了她生前最后一部作品,她在这部作品中担负系列构成,并且亲自信责了全部系列一半集数的剧本!

今天小趴想推举的这篇文章来自读者耳边蚊在数周前的投稿,盼望能和大家同享这份看《小魔女学园》带来的激动。

信じる心があなたの魔法

2017年的余额已经见底,在今年我看的为数不多的番剧当中,最吸引我的是《小魔女学园》。这部动画我是10月份才看,成果一个半月就看了三次,在网上看评论也是一片叫好。本文就想聊一聊这部有点子供向的动画。

《小魔女学园》

小魔女学园简史

小魔女学园不是2017年才呈现的,她出生于日本“动画未来2013”。

“动画未来”的本名是“青年动画制造者育成打算(若手アニメーター育成プロジェクト)”,受日本文化厅委托、由日本动画制造者协会(2011-2014)和日本动画协会(2014—)承办。该打算自2010年开端,由政府出资、在商业动画公司里、以动画项目情势培育动画新人,每年四部作品。

《小魔女学园》(OVA)就是动画未来2013的四部作品之一。5个来自Gainax的新人动画师来到Trigger,在原画大佬吉成曜的领导下参与该作的原画作画,吉成曜也是首次担负动画监视。当时政府给了每部动画3800万日元的制造预算,依据制造纪录片《魔女出生之时》的说法,一般23分钟的动画,原画数量大概有2000-3000张,而《小魔女学园》却到达了17000张,吉成曜笑说“不能挥霍纳税人的心血钱”。

2013年播出之后反应非常好,在海外也很受欢迎。同年Trigger发布制造续篇的打算,并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发起众筹。成果在一个月内,7938人筹集出了625518美元(约7400万日元)。然后Trigger在2015年完成了50分钟的剧场版《小魔女学园:魔法游行》。

在《魔法游行》上映时,小魔女学园的TV动画企划已经出来了,于是就有了今年的1月番《小魔女学园》。

魔女与魔法少女

首先要阐明一点:“魔女”跟“魔法少女”其实不是一个概念。

魔女(witch)也叫女巫,出处已经不可讲究。按旧约圣经的说法,魔女会应用魔法(或叫巫术),她们崇敬魔鬼,是邪恶的化身。西方文学作品中不乏魔女,并慢慢演变出我们印象中的魔女形象:黑衣服、巫师帽、魔法棒、飞翔扫把,口中各种咒语,身边还有使魔。这些都是符号化的东西、魔女身份的象征。在这些作品里,魔女不必定是邪恶的,反而因为血统的传承,一诞生就拥有魔力,通常有着身为魔法家族一份子的声誉感。

魔法少女是日本的产物。她们本是普通人,后天因为遇到一些神秘力气之类的特别原因才成为魔法少女。平时依然扮演着普通的社会身份角色,但一旦遇到问题、危机,她们就“变身”为魔法少女,用魔法的力气去解决。她们青春活气、仁慈英勇,是正能量的化身。

至于魔法少女跟魔女有什么关系,这里只作简略推测。首先,由于灰姑娘童话等一类作品的影响,穿上玻璃鞋摇身一变成为美丽公主,是几乎每一个小女孩的幻想。其次是20世纪初,日本政府基于男女平等的西方观念开端发展女子教导,“少女”这一意象随之出生,并发展出女同性关系和少女文学等文化。再加上西方的魔女故事传入日本,三者联合就发生了魔法少女的题材。

当然了,这只是初步的断定,大家可以连续地进行相干探讨。

显然,《小魔女学园》讲的是西方魔女的故事。里面还保存了一些关于魔女比拟传统的仪式,比如剧场版里的“魔女狩猎”、TV版17集里的“魔女审讯”。这些仪式对魔女来说黑暗而残暴,所以戴安娜不同意魔法游行,以为“魔女被镇压的历史只有羞辱而已”。可以看出,那个世界里的相当一部分人对魔女是恶意的,但是动画也通过亚可她们转变了仪式的意义,刷新人们对魔女的认识。

魔法与科技同在的动画业界

魔法与科技的抵触贯串整部TV动画。随着魔力逐渐消散、科学技巧突起,曾经无穷光辉的魔法时期一去不复返。吉成曜在采访中表现动画的主题是“如今的动画行业”,魔法的衰落,代表着日本动画业界的衰退。

面对这种现状,动画中有几种态度。

以新月学园老师们为代表的保守派,保持身为魔女的骄傲和声誉,对自己的行动严加管理的同时叱责那些不尊敬历史和传统的人,就像老一辈的日本动画“艺术家”叱责现在不尊敬艺术的动画人一样。人们批驳现在的动画沦为宅男腐女的专属,很大水平上是在控告日本动画的过度商品化。

而他们控告的对象,有的做着谄谀宅男腐女的商品,甚至为了赚钱不断突破底线。第5集的白龙正是如此,通过网络投资赚取大批好处,还诈骗新月学园让她们还债。但被戳穿后他也无奈地叹息“现在什么龙啊魔法啊,都已经过时了”。他是《白箱》中的平冈大辅。那些做着烂作的动画人,又何尝没有半点艺术寻求、不想做好动画?他们是爪牙也是受害者,只能无力地被这股潮流推着走。

还有的魔女在应用科技让魔法界变得更好。抛开精力燃料不说,库洛娃老师的“现代魔法”可是一个创举。虽然菲涅兰老师以维护传统为由反对,但新月学园还是引进了现代魔法——宫崎骏不也正在用CG技巧制造《毛毛虫波萝》吗?科技对于魔法,到底是入侵还是联合,还得看人的造化。

前文说过,外界对魔女基础是没什么好感的。以安德鲁父亲为代表的激进政治家和一部分大众只信任科技,不懂得甚至厌恶魔女,以为魔法毫无用途。当然,更多的大众是无所谓的态度。动画界变成怎样,对大部分人来说也没什么影响,究竟有其他更好的娱乐方法。而第4集《Night Fall》作者安娜的故事,不知是否暗讽了我们这些只会对作品指手画脚的观众。

说到底,魔法衰落并不是最恐怖的,多样性的缺少、对单一力气的依附才是。第14集中精灵们一旦罢工、把持住魔导石,全部学园就完整结束运作,最后还是靠库洛娃的SSS体系解决抵触。第7集里性情平和的厄休拉老师也很难得地开怼:“只在乎成就和面子,太笨拙了!”我们不必过火排挤新事物,如第5句言之端叶:

“传统与新的力气交汇之时,未知世界的大门就会打开。”

另外,亚可因为看了出色的魔法表演而进入学园,就像很多年青人看了出色的动画而入行。不同的是,亚可保持下来了。吉成曜早在《魔女出生之时》里就表现:“很多人即使有才干,最后还是会废弃,盼望他们能保持画下去。”最后一集禁止导弹的是7个学生,两位老师只是给了她们一身白衣。看来动画想把亚可她们塑造成新的救世主形象,同时也把动画业界的未来寄盼望于年青的新人们——这正是“动画未来”的初衷。

初看动画时的激动

作为一个普通的动画喜好者,《小魔女学园》对我而言不止于所谓的动画业界,反而是洛蒂的一句话道出了包含我在内的很多观众的心声。

“看到亚可我想起来了,小时候第一次与精灵对话时的高兴、和感到魔法很快活的心境。”

看《小魔女学园》,我也感受到了小时候第一次看动画片时的高兴、快活和激动。

这种感到实在难以描写。

马小褂在《动画毕竟是什么,我们为何如此留恋她?》一文中,评价宫崎骏作品的魅力“在于他对于超脱于现实的动态刻画:行走也好,奔驰也好,那干脆利落的动态,极有韵律的节奏感,都绝非存在于现实之中,而是基础于对现实的想象。”

也许每一部/集的程度不一样,但《小魔女学园》也有这样的特色。吉成曜对人物动态的请求近乎完善主义,观众能直观地感受到那自由丰盛又严谨的人物动作,和流利、充斥想象力的画面。这正是动画的迷人之处。

同时,作品所传递的价值观是朴实的,带给我们纯洁的激动。就如第11集亚可谢绝用“忘却一切”的极端手腕来实现“成为夏莉欧”的目标,开启第2句言之端叶:“幻想并非取自他人,而是一步一个脚印、通过积聚自己争夺来的。”这与前文所述厄休拉老师怒怼唯成就论是异曲同工。如此看来,不管是情势还是内容,《小魔女学园》都透着一股反商业、反胜利学的味道。

“信任的心就是你的魔法。”这句一看就没什么好沉思、甚至有点鸡汤味的幼稚话语,《小魔女学园》反复了25集。我每次听到都略显为难,如果旁边坐着个朋友,可能会意想我是有多幼稚才看这东西。直到最后一集,全世界的人都把自己的信心化作魔力传递给亚可和戴安娜,这句话也从最开端的一句妄言逐渐变成了现实。库洛娃感慨“信任魔法的心吗,那居然就是魔力之源。”没错,一番阅历之后,我们才随着这声感慨清楚了,这基本不须要多么庞杂的逻辑和说明,这本就是一件如此简略、纯洁的事情。

马小褂在文章最后写道:“(我们对动画的留恋,)来自于我们对自然含混不清的情感,是我们孩童时代对万物有灵论的笃信不疑;来自我们对美的先本性感知,是我们对美和艺术的直观认识方法;也来自对现实世界的不断定,是我们感到到这个世界哪里有些奇异,却无法将之描写清楚。”

或许这就是我们看《小魔女学园》能找到初看动画时的激动的原因吧。

认识你自己,成为你自己

在我看来,这才是本动画的核心主题。

亚可是个单纯、野蛮、激动、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有时实在让人恼火。从OVA和剧场版看过来,我十分等待她在长篇幅的TV动画中完成成长。

然而并没有。

尽管第21集中,厄休拉老师对亚可说“你成长得很杰出哦”,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在心智上并没有成长(魔法技巧倒是成长了一点的)。即使她多次注入性命能量以激活言之端叶,但这一瞬间的感悟也很快消失。吉成曜想做《忍者乱太郎》《哆啦A梦》这类不须要主角成长的日常欢闹剧,却又参加了寻找言之端叶解封大三曲枝图这个让主角成长的主线。在这种割裂的做法之下,只能通过那样强行的方法来“成长”。

不知是有意还是碰巧,这样的设定反而逢迎了“认识你自己,成为你自己”的主题。

亚可一开端只是不断盲目模拟夏莉欧,想拿到飞翔竞赛的冠军,只是因为夏莉欧拿到过;想成为月光魔女,只是因为夏莉欧成为过。到了第12集,受到厄休拉老师和普拉里斯之泉的指引后,她才第一次决议“要做自己才做得到的事”。12集的题目,就是“what you will”。

“我知道,我是成为不了夏莉欧的。在天空富丽的飞舞,应用美丽的变身魔法,我想成为那样杰出的夏莉欧。但夏莉欧就是夏莉欧,我就是我,我只能成为我自己。”这是亚可对夏莉欧的告白,是她最大、也是唯一的转变。亚可依然是最差劲的魔女,但大家都接纳了她。

不止亚可,戴安娜和安德鲁两人,一直受着家族的约束,后来都服从了自己的心坎。

最后的世界转变魔法是一根小树枝。库洛娃面对它一面茫然的样子,像极了朽木白哉第一次看到黑崎一护卍解时的惊诧——“这么小的东西,不可能是卍解!”心理学家荣格的《红书》中最强的魔法也是一根小树枝,而那一章的开头就是《小魔女学园》OP2的开头“Raise your hands”——举起双手,收下这个魔法吧。

一根树枝很微小,却包括森罗万象,储藏转变世界的能量,因此它又很巨大,如同我们每一个个体。无需追逐他人,好好耕耘自己的花园,高耸入云的巨树也是来源于一颗小小的种子。一即是全,全即是一,巨大与微小并没有什么差别。认识你自己,成为你自己,我们有无穷的可能性不是吗?

作者:耳边蚊

主页:知乎用户

本文首发于大众号「动画学术趴」,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我们须要资深撰稿人、视频UP主、运营实习生,有意者可以投稿至xueshupa@163.com。

【点我进入传送门】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