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国成功载人登月,说什么才能压过「这是我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这句话?

更新线-----------------------------------------------------------------------

谢谢知友提示,进行了修改。

泻药,压不住。

各位记得杨利伟上天说的话是什么呢?我搜了一下,居然没有明白答案。

加加林上天说的话可以很容易搜到:多么美啊!我看见了陆地、森林、海洋和云彩;这句朴素无华的话,作为人类第一次肉眼从太空看看法球时,发出的惊叹无疑非常切合。

从太空看来,直入眼帘的确切是陆地、森林、海洋和云彩。战役民族的话非常质朴

但是美国第一个宇航员上天说过什么话,有谁知道吗?大部分人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艾伦·谢泼德Alan Shepard,第二个驾驭火箭之力的男人

艾伦·谢泼德(多谢知友提示,现在进行更正)1961年5月5日乘坐“自由7号”宇宙飞船遨游太空,是美国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宇航员。可是没措施,第二永远是第二,跟第一的风度不能相比,除了入选中学课本的第二个达到南极点的斯科特和杠精记住的乔戈里峰。

当然了这不妨害美国人花式纪念这位美国先驱,蓝色来源的火箭也以他的名字命名:

New Shepard火箭

有钱真好,可以给偶像送真火箭

我信任,美国人在送艾伦上天之前,确定也绞尽脑汁想过相似问题。但是木大木大木大。

首先,须要确定的是,这句台词真特么妙到毫巅了!

作为登月第一人,哪怕阿姆斯特朗喊一句:德玛西亚!也会被载入史册。但是这句话,奇妙地将个人的成绩与人类事业交错,对照,酣畅淋漓的表达了美国人前所未有之自负!他们的先辈开辟了新大陆,他们的后辈毫不逊色,持续开辟星辰大海!

但是巨大的事业是这句名言的基本,名言之所以是名言,毕竟与说话人的身份有关。美利坚作为先行者的唯一优势,拥有定义的权利:退可以代表本国,进可以宣称代表人类,你还只能私下抚慰,幸好宣称代表全人类,究竟宣扬人类登月,比宣扬美国人登月,更容易让人接收。

回头看我们的世界,几乎是被西方文明完整定义下的世界:

我信任,无数中国学子在俯首学习理科时,看到各种以西方人命名的定律时,确定急切想知道:我们的教科书上有中国人命名的定律和公式吗?学习政治学和历史学时,发明相比于中国历史的循环往复,全部西方的政治和历史的发展脉络是那么的清楚,充斥了逻辑:从专制到民主,从帝国到民族,似乎历史和政治的发展途径就是如此。

抬头看地图,发明全部世界都是西方人命名的,从四大洲到七大洋,从沙漠到雨林,哪一处不是充斥拗口蹩脚的音译词。

仰头看天空,除了金木水火土,月球以及部分早已为人所知的恒星,全部星空都是西方命名的天下。

放眼四顾,我们的生涯,我们的时光都处于西方文明的定义下:格林尼治时光,国际单位,汉语拼音,连最主要的纪元,也只能接收耶稣诞生的日期。

所以,别费这个头脑了,多花精神,早点登月才是正经,等我们在月球树立基地,就可以大慷慨方用汉语给月球的地理进行命名了:比如广寒宫,桂花树,伐木台之类的,外国人也老诚实适用蹩脚的发音念这些词。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