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海贼王》的空岛篇?

空岛篇,隐射最后的答案

尾田画《海贼王》时,有一个基础模板,即“历史总是螺旋上升”。

从阿拉巴斯坦篇起,他便缭绕着这个模板,再无变更。于是我们看见阿拉巴斯坦篇和德岛篇在小的细节上有相通之处,但放到大的环境下二者却截然不同。

比如细节上两者都是对“七武海”进行的战斗,同样也是干部和草帽一行人的捉对厮杀,才能也颇为相仿。

但把这个放到宏观层面,二者差距却非常之大。

阿拉巴斯坦是一场“救国战斗”,德岛是一场“复国战斗”,因此两个篇章下的人物动机和抵触构造,从根上就呈现了分歧。

包含“顶上战斗”和即将到来的“和之国国民战斗”也是如此。

从细节上来说,二者都会将单一的战斗扩展成战斗的范围,其创作伎俩上,后者虽会比前者更精进,但整体操作上变更不会太大。

但从宏观历史角度上来讲,“顶上战斗”是短时光内瞬发性的大事件,“和之国国民战斗”则是横跨二十年的血脉恩仇。

因此后者在整体构架下会显得更为漫长且磅礴。

举这两个例子的目标有二:

一是为了阐明,《海贼王》的故事章节之间,存在着设定的继承性。

这些“设定”细节上的类似,往往会让读者发生内容上的相同之感。但将角度全局化,便会发明其内核差别化的显明。

二是为了表达,在这些差别化的背后,却隐藏着故事内容精进的有规律性。

从“救国战”到“复国战”,是时光跨度和群像跨度的精进,从“顶上战斗”到“国民战斗”亦是如此。

那么,讲求对标之下更为精进的尾田,会拿什么内容来展示《天龙人篇》或《ONE PICE篇》呢?

也许《空岛篇》早就告知了我们较为抽象的答案。

空岛篇从加亚岛罗兰度的故事起,就有着“似真似假,如幻如梦”的泡沫感。这泡沫如“骷髅岛”上的箴言,一半是对的,一半被隐瞒。

我无意刨根问底,但按着箴言的思路,有些问题还是要问个一二。

神话或上古历史的传承,总会刻意含混它最初的真实。

就好比《国语·鲁语》这一段:

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

讲述大禹会盟会稽山,防风氏来晚了,于是大禹杀之立威。

但随着良渚古国的进一步挖掘,一种新的论调渐显于世:

大禹氏族进攻防风氏族,屠灭其族。

如果后一步论调随着考古逐渐被落实,那么《国语·鲁语》这一段“故事”,就会有多种说明的可能。

比如大禹氏族率部族以会稽山为栖居地,和周边的防风氏族展开交战,并将其击败,屠灭其族。

举例这段资料的目标在于,《海贼王》中所有涉及历史的箴言,会不会皆是如此,一半是对的,一半被隐瞒。

我信任讲究的尾田,在对《海贼王》的历史进行设定时,也会如此。

因为,我对其的见解是:

《海贼王》中历史名词及事件是存在,但却有着误导性。

艾尼路说他诞生的岛上大家都以为那是神存在的处所。

从这一段中流露出,该信息起源是历史积聚的口头传说,并不是实践产物

而人们把它称为“无边的大地”,亦是如此。这个称呼是和“神存在的处所”绑定的,信息发生的时光,理应同时。

因此,依据神话箴言的特征来进行断定,我们可以提炼出两个信息:

1. “神”和“无边大地”是真实存在的。(但不是我们懂得的神)2. 口头传说有着误导性

下面这幅图中的箴言则揭穿了其另一个特征,隐射性

艾尼路以神自居,其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看做尾田刻意安插的一段“箴言”:

扎根于天空的这个国度,它的基础原来就是违背自然的。

这句话明面上指的是香多拉,但艾尼路损坏的行动,却是全部空岛。

口头传说具有误导性,但行动是最真实的。艾尼路的行动来进行推断,空岛反而是最可能违背自然的。

因此这就又涉及到了一个问题。“冲天海流”是不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如果是,香多拉来到空中就是自然的,那么空岛其本身的存在便是违背自然。

如果不是,口头传说具有误导性,但行动是最真实的。艾尼路的行动和损坏空岛直接挂钩,那么天上的这一切都是违背自然的。

但无论是还是不是,这段箴言都在或有或无的领导一个事实,空岛的存在是“违反”自然的。

但这段对白中最值得玩味的,反倒是这一句:

土归土、人归人、神归神,各自有各自的归宿。

这段话的原句出在《圣经》

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定,让在世者重获摆脱。

但尾田将原文的后面两句给晦了过去,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因为《圣经》在《海贼王》中的呈现,绝不是兴头一起的道具,无论是大熊手里的书,还是宝树亚当、夏娃等,都有极强的隐射性。

所以当回到这个被尾田抹去的后半句“让往生者安定,让在世者重获摆脱”后,我们不由的会发出两个疑问?

1. 往生者和在世者分辨指谁?2. 有人越界了,但是谁呢?

我想,尾田借伏尔甘之口早就说出了答案:

爱好在对仗中精进的尾田,必定不会放过《空岛篇》更深层次的内容。

真实的本质是谣言,谣言的背后是真实。

历史的本相为什么要在缄口不言中守护,是谁没有回到自己的归宿,又是谁背叛了谁、摈弃了谁?

要知道,关于D的传说,本就是神话的一部分。

所以D毕竟是谁的天敌?

是被推上台前的天龙人,还是天龙人背后那没有回到自己“归宿”的神?

究竟我们都知道,《海贼王》这部作品,无敌的从来不是力气,而是思想。

强如白胡子也会衰老,但只要思想火种尚在,灭族的奥哈拉也会永存。

《空岛篇》决议了《海贼王》政治下限

我个人对漫画的爱好非常偏执,凡是“左”的我会青眼有加,凡是“右”的我便冷眼相待。

而《海贼王》之所以好,除开自手冢治虫起、到宫崎骏、再到尾田荣一郎一脉相承的“教化”思想外。更主要的是它直面战斗问题,毫无顾忌的表达“反战”思想。

这种“反战”思想,是不须要过度解读而来,它就静趟在《海贼王》的字里行间中,“教化”着世人谁发起战斗,谁就是罪人。

《空岛篇》中伏尔甘的回想,便是对这一思想最好的论述。

伏尔甘对自己祖先的行动,进行了明白的定位,即“巧取豪夺”

末了族人对伏尔甘表达不满,阐明咱们已经进行了“尽力”,问题在于香多拉人。

伏尔甘也并没有躲避,并表达“战斗开端便注定失败”的懊悔及无奈情感。

这和思考“战败之后的种种可能”这样的“反战败”思想相反,而是对战斗的来源开端反思,具备鲜明的“反战”意识。

而之前《阿拉巴斯坦篇》的甘露降和平,也是对这一思想的论述。

国王军不是罪人,叛军也不是罪人,罪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挑唆战斗的克洛克达尔。

在此,我们可以来回想一下整部《海贼王》。但凡涉及到国度政治问题时,尾田都会极其清楚的表达他所认定的“恶”。

阿拉巴斯坦篇,“恶”是挑唆战斗的克洛克达尔。

空岛篇,“恶”是入侵犯领空岛的艾尼路。

鱼人岛篇,“恶”是妄图复辟战斗的霍迪一伙。

德岛篇,“恶”是窃国的堂吉诃德。

和之国篇,“恶”是篡位的大蛇和殖民的凯多。

尾田在《海贼王》中业已极其清楚的表达了他所认定的“政治恶行”,那就是侵犯窃国

其实细心思来,这也的确是尾田的风格。

敢于直视战斗,直斥日本右翼的人,必定从骨子里就会创作反战、反侵犯的作品。

漫画没有国界的,但漫画家有国界的。模棱两可的立场,永远没有直抒胸臆来的酣畅。

我们都说空岛是“男人的浪漫”。

那么对于尾田来说,什么是“男人的浪漫”呢?

是对和平的坚守和信义的执着!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