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进击的巨人》第 北野望无码视频108 北野望 bgn 014 rmvb话?

上一话中虽然收获了潜在的盟友,主角团在国际舞台上孤掌难鸣的困窘依旧未能得到显明改良;阿尔敏叹息「互相懂得」途径之多艰,而韩吉面对可能的敌意依旧逆水行舟,决议向外界现身说法,坦率帕岛维系和平的诚意与「共存 」的等待,正如三笠所说:

「那是大家不懂得我们…因为不懂得我们是什么人,才会觉得惧怕。」

世界的确不懂得104们的一片耻辱,但对于「艾族」,世界可是懂得的刻骨铭心

世界观饱满的设定下,艾族的「语言」作为交换的媒介,在本作中几乎跨越了所有阵营、人种而畅行无阻,本话里也由阿尔敏给予了佐证 「在很多国度都可以沟通」。这样一门近乎世界性的语言背后,艾尔迪亚帝国昔日殖民的烈度亦可见一斑,现实生涯中的英语、乃至跨大洲的法语、西语均可作为参照物,在此不再赘述。

在这里推举一下107话日出国情报的收拾与随想这篇剖析,其中朋友 @愉悦神官 和自己对于马莱帝国疆域做了一点考据:

93话第4页给出一张世界地图,我们可以看到,戏里的世界版图与现实中的非常类似,但是镜像对反转。马莱与曾经艾尔迪亚的疆土大致包涵全部非洲、全部欧洲和全部阿拉伯半岛。东部边疆线深刻俄罗斯和伊朗境内,张开的虎口已然吞下半个里海。疆域之广阔,即使不算上地图所显示的大洋西边的土地,艾帝与马莱的领土也有超过4400万平方公里,是现代中国的4倍有余。

艾帝分崩离析之时,马莱人继承了她大部分的国土遗产,而其它一些受压迫的民族(很可能包含中东人、黑人等)也得以各自从桎梏中脱身。再依据格里沙父亲对于艾尔迪亚「大陆的霸主」的描写,93话地图上,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南美洲有可能是马莱凭借着更发达的科技后来所取得。但艾国在欧亚大陆板块上的国土延长,恐怕比马莱只多不少。

亡国者耶林娜曾经哀叹「我们失去了抗衡这个大国的信念」,诚非虚言;马莱仅凭一张地图,就足以让本族公民顾盼自雄,让帝国的敌人不敢弯弓而埋怨。而艾尔迪亚这个元祖伟人帝国,其横暴或许更胜后来者。

这么大的场子,如此深的怨念,到了145代王这里终于开端镇不住了。摈弃了帝国的拥笃后,又对跟随者施以洗脑,携手钻进三堵墙慢性自杀过家家。弗里茨壁虎断尾,鸵鸟顾头不顾腚的谢罪,实在是比拟hmm…

弗里茨的超才能再神通宽大,也只能辅助同族选择性忘却帝国时期的罪愆,而无法抹除其他民族被欺负的伤痛。马莱篇莱纳献策时,马莱军官无情的反映,便可以侧面反应出被艾族历史罪行所塑造的社会观:马莱、中东、非洲等有着曾受压迫共情的人群,彼此之间的身份认证是「异族」,虽肤色、民俗、好处有别,但彼此的思维方法尚且可以共通。而扮演了压迫者近两千年的艾尔迪亚人(除去威利),则被无情地归为「异种」,行动思维模式狗P不通,完整不配交换,也基本没有交换的必要。

世界眼中,艾族是可憎的,因为这个民族带来过太多的羞辱和逝世亡。

在读者眼中,104们又是可悲的,因为他们不得不后知后觉地面对这些历史公案。

帕岛和马莱,作为伟人帝国的前生与后世,始终是世人藏怒宿怨的对象。双方在半岛之战后的转机都在于尽可能争夺第三方,从而孤立对峙面,以求李代桃僵。

毫无疑问,单纯的鸽派路线无法为帕岛取得幻想的成果,但促使艾伦彻底摒弃韩吉思路的动机又是什么呢?我愈发等待耶格尔兄弟共鸣内容的揭晓。

话说回来,现在剧情的走向倒是颇合莱纳妈妈的口味:

莱纳妈妈的剧情大纲大致如下:

  • 帕岛地鸣要挟 ☑️
  • 墙外艾族挺身而出☑️
  • 登岛作战,拯救世界 (进行时)
  • 由马莱的谣言铺设的老路,如今真的成了契合现实的前途。

    单看现在的剧情走向,身处地狱的威利,怕是可以笑得很开心吧?

    以下原答案:

    谢邀。

    本话还是采用了多时光线叙事,这种推动方法与之前的剧情相联合后,带来的直观之一便是无常命运下沾满黑色风趣的déjà-vu感。

    在这里想先聊聊3组人物:莱纳/贾碧兄妹,墙内104们,以及马加特。

    另: @林也朔 小宝宝现在开学在即Orientation忙成狗,之前许诺的坑会填的,108话感触也会写的,谢谢大家的邀请答复,晚点见。

    Pt.1:

    这一话中,贾碧与法尔科的互殴,与9年前「始祖夺还作战」时,莱纳与阿尼厮打的场景似曾相识。

    而布朗家的这对兄妹,成为战士的动身点恰巧都是「以私心包裹的爱」。

    但相比为了圆妈妈的梦+与父亲阖家团圆而选择穿上军装的莱纳,贾碧比当年的表哥下的赌注更大:少女不光要拯救自身血缘维系的小集团,连全部收留区的艾族都被她扛在了肩膀上。莱纳踏上故事大纲上的征程时,怀揣的是对家人的思绪,而贾碧甫一登场,便情愿亲冒矢石,为了800条人命而破釜沉舟。

    莱纳饱尝过自己的弱小,而这样的成长环境和期望的煎熬迫使他必需学会借力打力,在一个战场上倒下,在另一个战场上也要压倒对方。其体现就是莱纳「天生好手」般的政治敏感度和手段,用政治准确的话术接连把波尔克和阿尼气的恶向胆边生,这倒也是进巨舞台上不多见的一手绝活了。

    在军营里只要用拳头说话,而贾碧的拳头硬得骇人,她自然也有资本比表哥活得更纯洁、更坚定。公式的注脚「天真烂漫、勇敢不敌」,诚不我欺。

    爱本无罪,但莱纳这份光宗耀祖的小自私,是结硬朗实树立在另一大群同族的生命之上。换句话说,为了自己爱的一部分小我,其他人就可以被就义掉,曾经的莱纳没有意识到这种思维的不正当性,反而以此为荣,而他随后破门屠城的罪孽也源于此。阿尼明白地表明过莱纳「恶心」,他自己也最终无法同自己共处;贝尔托特恐怕直到咽气都没懊悔过二人的相逢,但是莱纳却会以为是自己杀了贝特,对墙内是杀人魔,对好错误们是害人精,自己的私心害逝世了所有人。

    贾碧背负的私心更大,要抗衡的阻力也更强;这个小姑娘「认识世界」的人生阶段,恰逢马莱盛世不再的烽火连天。莱纳可以在墙内「虚假的温和」中取暖,但贾碧只能一次次把拳头攥的更紧,把钢枪握得更牢。所以无论声誉、信仰,她对自己能够把握住的东西都极其执着,而执念和信仰有时会让人易怒并非虚言;为了苦心孤诣的前方,对异见零容忍,贾碧对世界给出了一份「my way or no way」的答卷。正因为此,她在本话落难跑路中,依旧不愿摘下身份的象征也是可以懂得的。

    不难想象,法尔科在本话中「撸袖标」的行动,自然是结硬朗实地触了贾碧的逆鳞;随着袖标,贾碧构建的人生也被一并剥夺,但这只是临门一脚,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早在飞艇之上与吉克相见之时,作为战士的声誉和信仰早已开端崩塌。法尔科只是从客观上对小战士们「承认现实」的进程完成了收官,正如他声嘶力竭想要向贾碧转达的事实:「我们回不去马莱了!」,卡在为难的现在,过去和将来对两个孩子来说都是迷雾。

    如今失去臂章的贾碧,被谏山扔在了一个身份辨认的为难灰色地带里,既非战士,亦非岛民。而她对法尔科的拳脚相加,却又颇似昔日上岛时暴走的阿尼,心无旁骛地输出着暴力,以回避对当前的思考,谢绝直面无路可退,却也无路可走,进退维谷的苦楚。

    两组战士们,分辨被迫在帕岛上面临着「身份变换」的难题,作为前车之鉴的莱纳以悲剧结束之后,谏山为贾碧部署了一场别样的相逢;夺走萨莎性命的凶手,与萨莎所救的性命相逢,讥讽却也有转机。而身边生逝世不离的法尔科默默地夺下贾碧手中的石头,让少女去懂得、去触摸她自作主意慷他人之慨, 意图就义掉的性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同样是面对人生中幻想与现实的十字路口时, 贾碧还是比苦命的表哥多少走运一些的,究竟后者当初可以仰赖同舟共济的人,只是一个精力上比自己更嗷嗷待哺、更作茧自缚的贝尔托特。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十分等待同样处在身份认证灰色地带里的吉克和贾法二人在接下来剧情中的相见。

    Pt.2:

    再展旧页,回忆当初玛利亚出征时,奋新政之余烈的调查兵团将兵们怀抱着心底各自的小向往,在无数黎民的期许和希冀中,一同越出了高墙,融进了夕阳,冲向彼此心照不宣的地平线。

    同一时刻,在西甘希纳蛰伏的战士队却连貌合神离的表面工夫都做不到;将不知兵而骄矜,兵不知将而怀怨。各怀异志的众人,构成了与群策群力的墙内完整相反的另一番景致。

    马莱篇中,这种内外离心到达了又一个高潮;曾经的「好汉之国」泥足深陷,急需一场彻底的手术,而战士们也在迷茫、迷惑与无助中卷入了国度的内讧。大海的另一边,墙内的104们却可以群策群力,在田野间挥洒汗水,在铁路上互诉衷肠。

    然而,当时光线与现实并轨后,读者们被迫直面的却是104们分崩离析的如今; 少了萨莎、希斯,所剩无几的104们凑出了满满一屋子的不愉快没脑筋。让不开心,康尼不开心,三笠不开心,阿明不开心,铁窗之后的艾伦....他一直不开心。

    「团宠、活宝、开心果...」这一系列tag很容易被读者们添加在科尼与萨莎二人身上,这件事很难说荣幸与否。而相比于萨莎,科尼本身的意志和情感得到挥发的机遇还要更少一些。好在本话中,科尼摆脱了「搞笑担负」的刻板路数,明白谢绝做一个战斗年代畸形小确幸的吉祥物;在痛失萨莎之后,兵团内部龟裂愈演愈烈之时,他自己的主体性也在彰显。

    面对科尼政审一般的逼问,三笠选择用回想杀来辩解,将时钟拨回到一年前,岛内最后的岁月静好;透过三笠之口,艾伦被苦难和煎熬层层包裹的本心得以管中窥豹:

    「你们很主要...比其他人都主要。」

    眼前的人无疑是艾伦所珍视的存在, 是他可以寄托盼望的错误手足。 在艾伦看来,这些人是特殊的。

    为了珍视的人们,和与他们之间数年来枪林弹雨里实实在在打磨出的羁绊,艾伦什么都豁得出去,什么都敢凭着一身肝胆去闯去做。而科尼毫无疑问也收到了这份共情的感召,在飞艇上对让和萨莎流露了心声「你们是特殊的」,即使对刚刚埋骨他乡的6个其他战友不太公正,但特殊的人还在,就足够让自己取暖。

    须要注意的是,自己所珍视的人/事物,永远是宽大世界所包括的无数子集中的子集。但倘若为了自己所爱的小部分人,就将对其他人、乃至世界施加的暴力认定为「必要之恶」,则是十分危险的,莱纳本人就是个最大的殷鉴。这种觉醒背后的勇气、爱与奉献毫无疑问,但抱有这种觉醒的人一多, 全部世界恐怕都会被无数的小火药桶所割据,最终通过一次总爆发来对这种心态还以色彩。至少进巨的世界观对这份执念报以的是一种近乎「现世报」的反馈。执念越深,来的就越快:

    决心为家族天伦之乐而奋力一搏的莱纳 无疑盼望自己和家人可以「例外」地从苦难中被自己搭救,却毕竟无力禁止表妹在战火中越陷越深,天各一方。抱定「墙外艾族是特别的!我要向世界证明我们是好人!」想法的贾碧,连亲近的伍德、索菲亚也未能保住,自身幻想的母体雷贝利欧如今更是尸横遍野,哭声直上干云霄。被科尼、艾伦所爱惜的萨莎,却在凯旋途中喋血飞艇。 「快战役啊…! 赢不了…就会逝世…赢了…就能活下去…不战役就赢不了! 」 但身为成功者的萨莎为什么还要失去一切?问题的答案,对生者恐怕更为折磨。

    本话中的阿尔敏有跳出这个窠臼的意向,也有一份解脱童年一路受照料阅历的顽强;「特殊的人」是不须要的,因为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至于 「找个能信任的人去继承伟人」,是对艾伦在火车上的思考的一个alternative。众所周知,伟人之力的传承是通过同类相食来完成,这本就是自绝人籍的罪戾,这份孽障将施予当事人13年慢性自杀的有期徒刑,并很有可能以被同类吞吃完成报应不爽。阿尔敏已经选择自动地拥抱苦楚,选择了宁可对自己心头肉开刀的同时,也保存了对自己开刀的可能。

    然而就算皮克西斯消除了义勇军这个不稳固因素,阿尔敏要迈出这一步依旧可能是如临深渊;要对付的不仅是曾经的挚友,恐怕还有把艾伦的「必要之恶」当作天语纶音的弗洛克等众。现实的沙漏更是在消磨着104们转圜的余地,退一万步讲,倘若ema真的话不投机,但马莱又即将兵临城下,撕裂国度内部的代价是否真的付得起?

    自己并不明白这一系列的困局、窘境的答案与前途,却也不禁由衷地为这些挣扎的人们觉得揪心;对于憧憬自由的人来说,他们寻求的事物永远是无法真正抵达的异乡;对于自由的认知和定义或许有所不同,但艾伦、阿尔敏乃至让、科尼均莫衷一是,在共同解脱了城墙的枷锁后,彼此又似乎成为了令对方窒息的桎梏。

    理性派的阿尔敏,明知如今可能为时已晚,却依旧作出的「螳臂当车」姿势,反而有种非理性派更能懂得的悲壮与决绝。

    盼望在苦难和伤痛中,他们可以寻找到照亮前路的教导意义。

    Pt.3:

    马莱的军议室虽然同样空旷,出兵的机会这一问题上也略显众口难调。但在马加特的引导下,战士队从雷贝利欧的废墟中得以新生,并对未来的方向达成了基础共鸣: 波尔克叹恨自己遭到背叛, 皮克对吉克尚怀未了恩怨,莱纳/柯尔特兄长组的迫切救人心境,马加特与威利手手相传的幻想,每个人都有了充分的理由。

    世情斗转星移,被时局推到了风口浪尖的马加特在接下来的剧情中应当会进一步施展出他应有的作用。之前其实有为这名角色写过一篇随笔,再与当前剧情气氛联合后,在此供给一下收拾版,仅求抛砖引玉。

    「1」:

    马加特应是一位榜样;能够被军方信任、将帝国的柱石「战士队」交付与他小中高式全程培育,必定是对他高明的军人素养,坚韧意志和榜样作用的认可。但身为马莱人却被打入艾族冷宫,马加特的立场无疑是遭到了必定水平的孤立,其提升之路恐怕也被潜移默化地挡住了。这应与他不善钻营的刚朴性情有关。他「战士队队长」的名头,在善于钻营的同僚们看来,恐怕更像是「驯兽师」。

    马加特无疑也是一个异类,在斯拉巴要塞围城战中,不断地听取柯尔特的建议,与之沟通、答疑,在战场上进程中也不忘「小考」一下他对战术的看法; 马加特以发展性目光打量异族,并培育这个年青人的「为上位者」意识的行动,恐怕是自己的私意,而非军方的宏观政策调剂。究竟卡尔比元帅即使在颜面扫地的战果之前,依旧不负义务地将这群恶魔后裔视作 「无穷的花费品」,随用随弃的东西是不须要未来的。

    须要注意的是,抛除横跨两族的特别阅历,马加特依旧还是一个传统的军人,以遵照上峰命令为天职。在大厦将倾之前,马加特恢复本族征兵制度的尝试,是在自己的本分内「让公民懂得战斗」、「苦楚教导」的尽力,战后会议上也含蓄地提出了从「攘外」到「安内」的政策转弯。但面对军部上级的疏忽,他一样束手无策,只能去敲打战意反常昂扬的吉克。全部马莱仿佛都被丢上了一辆千疮百孔,失去制动体系,也不知道前方是否还铺设有铁轨的逝世亡列车。当其他的乘客还在虚假的满足感中沉沉睡去之时,失意者马加特已然醒来,但也仅此而已。

    这趟列车上,另一个在抵触中醒来的人是威利;自半岛战斗以来,帝国内外交困,其常年积聚的抵触在何时总爆发都不奇异。马莱这片「二族共存」的实验田,威利不愿废弃。公心和私心兼具的威利,抱着「想要和大家一起活下去」的悲愿,在被逼到墙角后决心撒手一搏,却又唯恐过犹不及。身为军部稳健路线者,又有转变现状诉求的马加特就这样进入了公爵的视野。

    「2」:

    两个人相见恨晚,却并不同病相怜,至少马加特最开端不这么以为;在指挥部的第一次会晤中,马加特基础上猜出了威利欲盖弥彰的真实身份,他的叙述更像是挞伐和谴责:身负如此重担,位置如此奥妙,你却对国度的腐化心安理得,对同族的苦难逆来顺受。百年来你们都在听天由命,如今一切都为时已晚,我们这些棋子自然是无所作为!

    马加特显然抱有军人式高低级关系的幻想思维;上级如果能「苟利国度生逝世以」,而下级自然愿意「提携玉龙为君逝世」。为上位者若不能尽心竭力,为芸芸众生负责到底,那么为下位者的一切尽力还有什么意义?

    面对威利伸出的手,马加特的反映被略过,可见他的不情不愿,面对这个「失格的上位者」,最后促使他作出回礼的,恐怕只是作为军人「遵从命令」的悲壮任务感。

    第二次会见中,马加特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部队属于国度,而国度属于领袖,领袖应该贤明,应当福泽众生。可以说,因抱着这份盼望而屡屡扫兴,马加特就是这样一个被南墙撞破了头的可怜人。而在马莱军人的思维和艾族领袖愿景的碰撞中,威利改正了马加特的思考: 即大众才是本位,国度是所有人、而不是某一人的私产。 自己并非为了马莱的政权存续而就义他人性命, 而是要构筑一个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的政体。

    正如那座雕像一样,赫洛斯 = Heroes = 好汉们, 如果不想再让它的内核空空如也,那么就要团结大家,人人皆好汉。

    两人最后的会见中,即将成为「上位者」的马加特,被迫直视自己「失格者」的身份:明明身为一国统帅,却连对面的男人都维护不了。威利劝告马加特下决心时的话语「你只要持续反复做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情就可以了」,反而让马加特清楚,自己同样是草菅人命的罪人,过去是,将来依旧可能是;曾经艾族在「恶魔」的唾骂声中被帝国主义战斗榨干血肉,如果威利的打算胜利,他们虽然可以在人类大同的通途上成仁取义,但仍然很难逃脱在接下来的战场上流血千里的命运。

    正视了自己的罪行,并在这份共情上懂得了公爵的马加特,这一次自动伸出了手,握住了自己的过去,试图紧紧抓住威利要首创的未来。

    三面之缘,诀别之后,威利亲自践行了马加特的「苦楚教导」,他和他的家族踩着旧马莱的余烬,为新马莱厘定了规矩,并最终献祭了自身。 求仁得仁,如是而已。

    马加特则将威利对艾族的爱身材力行;曾经躲在马莱军人身份背后的他,对遇险的小战士们,也只是抠抠索索地发出了「颚,快上!」的指令。现在,马加特选择不再辜负本心,发出了「维护皮克!」的呐喊,宣泄着自己迟到的的关心和呵护。

    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选择做自己善于的事并发扬光大,对不善于的事情则尽可能回避;作为军事机器上的一个螺丝,单纯地「遵从命令」无疑是马加特所善于的,而威利也习惯于在谣言的包裹中追求安全感。触动我的是,当面对横亘在自身有限才能与渺远的目的之间的抵触时,这对半路君臣选择站出来,彼此触摸各自的本心,分辨完成他们的使命,并把它做的得体,恰如其分。马莱军人的思维和艾族领袖的愿景碰撞之后,威利与马加特都得以摈弃掉长期抱残守缺的尺度和累赘,收获了重新定义自己的权力,也分辨获得了部分的救赎。

    「3」:

    事后来看,威利的奇谋大体没有跑偏;虽然锤妹骑士精力多余,导致被艾伦反杀而留下祸根,但反过来想,诸国眼中,获得昔日艾尔迪亚帝国七胜利力且嗜血无情的岛内已经是彻底的对峙面。与其短视地肢解马莱,世界更有可能同仇敌忾,在地鸣成熟之前,与帝国的亡灵背水一战。

    不论如何聊胜于无,马加特面对艾伦坚决地扣动了扳机。在迟到了百年后,历史终于得以并轨,马莱对抗伟人的第一枪最终被他实实在在地打响,而在岛内暗流涌动的今日,马加特又能否趁虚而入,持续打出第二发、第三发人类对伟人宣战的子弹呢?

    可以断定的是,在这对半路君臣彼此意志的手手相传后,废墟上得以新生的马莱,已经开端了对伟人的进击。

    莱纳不等援军而立刻奇袭的请求,某种水平上或允许以让剖析众们暂时歇口吻,不必焦急为「艾伦突袭雷贝利欧后,世界毕竟会帮马莱还是帕岛?」争辩不休,如果千年的孽障情仇都能够通过两个伟人帝国的互拼头铁来落幕,或许也是不错的结局。

    如今的对峙局面,颇有点「昨日重现」的奥妙意味,原装的伟人帝国在帕岛东山再起,而马加特一时光恐怕也难以解脱仰仗伟人战力的惯性。第二次伟人大战想来已是迫在眉睫,「历史永远不会重演」的论断时常被用来自我抚慰,但连续发酵的剧情和气氛,也许会给悲剧卷土重来的机遇。

    好汉之国的统帅马加特,自由之翼的背负者韩吉、利威尔,乃至其他所有还在苟延残喘的角色们无一例外地被引领着,散步过埋葬了无数知交与仇雠的墓园,却无暇驻足。

    「贝尔托特、马赛尔…埃尔文、马尔科、萨莎…」自己在为陷入长眠的一连串名字祈福之余,我不禁觉得庆幸。究竟只有逝世者,才不必等到遥遥无期的战斗停止,就可以看到自身煎熬的落幕。

    而生者所大步迈向的前路终点,毕竟会是一场群鸦的盛宴。

    插播一条自我意识多余的偷懒声明:

    除去本回,知乎上自己总共作了10次答复,其中2次是潮流方面,剩下的8次都是「进击的伟人」漫画的观感,其中有幸混到了三次权重最高,两次票数最高;玩了7-8个月的知乎,得到了接近300位朋友的关注,厚着脸皮地讲,应当是大家对我随手砸出的碎碎念的一种错爱吧。

    事实上在生涯中,有一份新的挑衅如今摆在了我面前,而我很想享受一下这份挑衅;因此,从下个月的109话开端,事情可能会有一点变更;自己不必定会每一话都写观感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可能在评论区与同好们相遇的时候会更多一些。

    在知乎,自己有幸和一些有程度,也很有趣的人们相遇,这是件挺让人愉快的事情。关注列表里的四位朋友 @张萝卜 @Tsuioku @林也朔 @绫濑川夏江 自不必多说,彼此都懂 :) 在评论区里或给予我谬赞,或指出我不足的其他同好们,我其实一一都记得清,以后依旧盼望持续交换。

    我对谏山「引诱」读者的功力不抱任何猜忌,因此这并不是什么退坑告别,更像是一份偷懒声明。

    先这样,下回见 :)

    今天说了好多话,最后,如果大家爱好我摸出来的这两笔东西,欢迎关注我们的「玛利亚墙洞」

    知乎专栏:玛利亚墙洞

    Vx:(更新速度最快,而且有更多彩蛋)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